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當我們熱議贅婿, 我們究竟在談什么?

日期:2021-03-3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贅婿”這個詞,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就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記者|金 姬


  未曾想到,2021年春天的一部穿越劇,讓“贅婿”又一次成為國人茶余飯后的談資。說“又”,是因為早在2004年,杭州蕭山的招贅現象就引發全民大討論。如今,蕭山被網友戲稱為“贅婿天堂”而上了熱搜。

  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劉汶蓉對《新民周刊》表示,“贅婿”是古代父系家族和分戶制的產物。相比以前,如今的入贅婚其實已經沒有那么多講究,贅婿的地位也要高很多。

  而在上海大學社會學教授胡申生看來,大家對贅婿這一現象從當初的獵奇到如今的羨慕,關注點似乎有些偏了?!罢匈樦皇亲怨乓詠砭痛嬖诘囊环N婚姻形式,如今已經有了很多變化,沒有必要大肆渲染,更不應該宣揚男方可以‘少奮斗多少年’的不勞而獲理念?!焙晟鷮Α缎旅裰芸窂娬{說,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今天,婚姻在合法的基礎上雙方可以協商,無論是嫁娶還是入贅抑或是兩頭婚,都需要雙方去用心經營。

  這可能才是當下我們熱議贅婿的現實意義。


贅婿的真實生活



  十幾年前,80后吳愷(化名)從浙江杭州某985高校畢業前,在學校BBS上看到了不少《蕭山老板招婿帖》,內容大同小異,希望該校有意向的男研究生去蕭山入贅,幫忙打理女方家族產業,孩子隨母姓,老丈人可以提供房子車子,甚至可以給男方父母也準備一套房子。當時,同是浙江人的吳愷把這種帖子當作笑話看,誰知幾年后他也成了贅婿。

  吳愷畢業后在上海打拼了幾年,收入并沒有預期中的高,房價卻在不斷飆升,眼看自己攢首付十分吃力,浙江老家的父親突然病重。無奈之下,作為獨子的吳愷回到了老家,卻已經不適應小鎮生活。他的家鄉并沒有500強公司或者像樣的外企,他一開始在親戚家的工廠當銷售,做了沒多久就感覺不是這塊料,不得不賦閑在家。

  一次高中同學聚會,吳愷遇到了隔壁班的女生小顧,對方高中畢業后讀了一個二流大專,如今在老爸的工廠上班。小顧爸爸手里有不少工廠,小顧又是獨生女,所以小顧爸爸一直想要招一個贅婿。小顧其貌不揚,也沒有大城市姑娘的見識,對吳愷倒是頗有好感。吳愷內心掙扎了一陣子,當小顧爸爸表示除了提供一套婚房和一輛寶馬車給吳愷外,還可以負擔吳愷父親所有的醫藥費,并讓高學歷的吳愷直接進入顧家家族企業管理層,吳愷終于心動了。

  彩禮是小顧家出的,結婚喜酒是中午喝的,婚后生的女兒姓顧,叫外公外婆為“爺爺奶奶”。對于這些,吳愷倒是沒什么意見。唯一有些不自由的是他不得不和丈人丈母娘住在別墅里,丈母娘照顧小輩們的生活,老丈人其實是他的領導,所以他在家也有些拘謹。妻子小顧雖然沒有富家女的惡習,但從來沒有奮斗過也缺乏上進心,對于帶孩子這種勞心勞力的事能躲就躲,反而吳愷下班后還要在家帶女兒。

  每年寒暑假的全家出游,不用掏錢的吳愷身兼司機、導游、保姆、助理等多個角色。如果在國外,他還要當翻譯,并不比上班輕松?;仡櫴陙淼馁樞錾?,吳愷對《新民周刊》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否則癱瘓在床的父親可能很難活到今天,自己也未必能成為一家民企的總經理。而住別墅、開寶馬的日常生活,也是他之前奮斗十年都難以企及的日子。

  顧家對這個女婿十分滿意,也松口說如果生二胎,無論男女都可以姓吳。吳愷表示他沒有要二胎的想法,親手帶大女兒已經讓他有些力不從心了。

  吳愷雖然不是蕭山贅婿,但他的經歷在浙江一帶的入贅婚中很有代表性。蕭山當地一家開業21年的婚介公司工作人員王先生表示:“現在來登記招贅信息的女方家庭,大多看重男方人品、工作能力和雙方投不投緣?!蓖跸壬f,以前必須達到的硬性標準,現在也能松動了。比如要求本科以上學歷,但確實能力出眾的,大專學歷也可以?!岸椰F在開放多了,很多事情可以協商。以前入贅,孩子必須跟女方姓?,F在可以生兩個孩子,一個跟男方姓,一個跟女方姓?!?


為什么蕭山多贅婿?



  無論是吳愷的家鄉,還是杭州蕭山,都是浙江民營經濟十分發達的地區,也給這一帶的招贅風俗提供了土壤。

  蕭山東部南部發展不均,東部較富裕,南部欠發達,南部很多男青年愿意上門到東部發達地區,就出現了“上門女婿”潮,要是家中有兩兄弟,肯定會有人催著其中一位去做上門女婿,一是減輕父母負擔,二是跳入富貴門。

  在80年代初,信息交流不暢,上門女婿還只限于口口相傳,傾向在本地解決內需,后來有了做上門女婿業務的婚介所,業務紅火。

  1987年,蕭山撤縣設市,從小農經濟模式邁入工業化、城市化發展。2001年,蕭山撤市設區,融入大杭州發展格局,經濟實力飆升。

  與此同時,嚴格執行的計劃生育政策讓蕭山一度“女多男少”。根據200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蕭山男女性別比是98.89:100。而到了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中,蕭山戶籍人口男女性別比是97.00:100。女多男少愈發普遍,且每個家庭大多都是獨生女,招婿逐漸成為當地一種婚俗。

  尤其是在2001年蕭山市改為杭州蕭山區后,產生了大批“拆遷女”。很多獨生女家庭便選擇挑一個能干的女婿上門,為了家族企業的延續和老有所依。蕭山某婚介服務公司資深咨詢顧問就表示:“蕭山拆遷戶增加,每年就有300多個家庭要招上門女婿,光是我辦公桌上堆著的女方資料就有厚厚一疊?!?

  有意思的是,蕭山可能是全國唯一一個把贅婿在拆遷中能分到的份額明文規定的地區——2017年,在蕭山網絡問政平臺上,有網友提出:應如何理解《蜀山街道城中村改造房屋征收安置實施細則》中提到的“符合入贅條件的女婿”?對此,蜀山街道明確回應:1.家庭中有一個女兒或者兩個女兒;2.家庭中必須沒有男孩;3.兩個女兒只能有一個可以入贅,另一個不能入贅。

  福布斯曾統計,中國國內上市家族企業中,3%的公司的經理乃至董事長都由“女婿”擔任。在蕭山,一些著名民企的管理層也有女婿的身影,他們雖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贅婿,但因為幫忙打理老丈人家族企業,也擔負起贅婿的部分義務。

  以國內第一家上市的民營企業萬向為例,創始人魯冠球就是蕭山人。早在80年代初期,萬向就決定“走出去”,而負責國際市場體系建設和品牌宣傳的,正是魯冠球的小女婿倪頻。倪頻自浙江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畢業后,曾在萬向基層任職,與魯冠球小女兒相戀結婚后,接任了海外市場拓展工作。這個女婿沒讓魯冠球失望,在他的操盤下,萬向完成了30多個海外并購、參股案例。

  曾是蕭山首富的榮盛控股掌舵者李水榮,也早早地把女婿項炯炯推上了接班人位置。2017年,碩士學歷的項炯炯從集團董事長助理晉升為公司總經理。如今,項炯炯已經在這個位置上坐了4年,表現不俗。

  而對于前文所提的吳愷而言,他已憑借一己之力把老丈人的生意做到了海外。從這個意義而言,對于蕭山乃至民營經濟繁榮地區而言,贅婿對于女方家族企業而言不僅是家庭成員,也是一個職業經理人,而贅婿也從女方家拿到了人生的“天使輪投資”,形成一種多贏的格局。

  這也讓如今的蕭山招婿條件水漲船高。

  對外地人,蕭山丈母娘還是有點防備心的,據說以前有外地人入贅,說好孩子跟女方姓,結果上戶口時男方偷偷把小孩名字換成了自己的姓。無奈現在愿意入贅的本地男青年少了,蕭山老丈人們不得不把招婿范圍拓寬,畢竟很多外地適齡男青年的條件都不錯。


式微的招贅風俗



  在傳統印象中,翁婿關系比婆媳關系好處理,贅婿比兒媳在新家庭中更能適應。尤其當結婚前雙方所有條件都擺在臺面上時,這樣的婚姻是否更長久呢?答案是未必!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以“入贅”為關鍵詞,能夠搜索到21058篇法院判決書,其中涉及離婚的判決書就有7750篇,占比約為36.8%。其中還不乏有爭奪家產以及拆遷分配不均等問題的判決。有意思的是,如果按地區來分,有關入贅的離婚判決書,浙江(768份)僅排第二,第一位則是云南(857份)。

  對此,劉汶蓉指出,這可能是因為宗族勢力相對松散且移民較多的地區,對于入贅的限制較少,入贅婚的比例也就略高一些。而在宗族勢力非常強大的華南地區,入贅現象非常罕見,贅婿更多是充當一個“工具人”,主要為女方家庭傳宗接代。

  這幾年曝出來的上門女婿刑事案件,主要發生在廣東、湖北等地。而在浙江等入贅現象普遍地區,惡性案件鮮有發生。

  值得注意的是,蕭山的入贅婚,在十幾年前因為離婚率高而上了新聞。2006年,杭州市蕭山區法院瓜瀝人民法庭在前一年受理的“招贅婚姻離婚案”就達到20件之多,而且離婚訴訟案的發起人多數為招贅的女方,“婚前雙方缺乏了解,婚后雙方性格脾氣不合”成為被使用最頻繁的離婚訴訟案由。

  蕭山寧圍鎮的一位前任婦女主任表示,所謂入贅女婿離婚潮,多半是那撥最早的入贅婚姻者,男方是外來打工者,學歷不高,也不懂得如何去經營婚姻,有些甚至好吃懶做,讓女方家庭很不滿意。

  與此同時,隨著二胎政策的全面放開,蕭山本地“女多男少”的現象已經有所改變。而以往“隱身”在父母身后,溫順、戀家、習慣接納的蕭山女孩們,現在也越來越有主見。這些都讓蕭山傳統入贅婚的基礎變得搖搖欲墜。

  胡申生表示,父母應該更少干預子女的婚姻自由,兒孫自有兒孫福。以孩子跟誰姓來說,《民法典》早已說得明明白白——《民法典》第1015條規定,自然人應當隨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選取姓氏:(一)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的姓氏;(二)因由法定扶養人以外的人扶養而選取扶養人姓氏;(三)有不違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而對于以打理家族企業而招婿的家庭而言,胡申生認為未必一定要家庭內部人士來接班。俗話說:富不過三代。在中國,財富傳承一直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讓專業的人來干專業的事,而不是用婚姻去捆綁企業的接班人。

  在劉汶蓉看來,現代婚姻中,大家沒有必要拘泥于嫁娶的概念。在講究男女平等的當下,孩子究竟跟誰姓可以商量,不“嫁”不“娶”的婚姻形式(過去叫“兩來兩去”,現在叫“兩頭婚”)也愈來愈受到大眾的認可。

  “贅婿”這個詞,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就沒有討論的必要了。(記者 金姬)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