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觀察家 > 正文

日本媒體眼中的G7

日期:2021-06-1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關于中國,G7的確存在“參與”與“遏制”兩種思考,但卻并非日本媒體想象的那樣,這是一次構筑“中國包圍網”的峰會。
撰稿|劉 迪 編輯|劉 迪


  今天,面對新冠疫情以及疫情后的世界秩序,全球政治中存在兩種對立思考。一種是煽動意識形態對抗、掀起民族仇恨,切斷技術交流與產業鏈。另一種則是推進人類抗疫合作,消除民族對立及國家間敵意,促進人類團結。日前,西方七國領導人在英國南部海岸小城康沃爾郡開會。他們對人類當前面臨的課題究竟有何貢獻呢?

  這是G7的第47屆峰會。這次峰會,是在特朗普卸任及全球疫情后西方領導人首次全體會面。從日本看這次G7很有趣。此前日本媒體在熱身報道中都圍繞“牽制中國”展開。這些報道在誘導讀者堅信,第47屆G7峰會,是西方7國同仇敵愾,商議包圍中國的峰會。

  現在,峰會結束,發布公報。這次峰會主旨,是為了早日終結全球疫情,促進全球經濟恢復。同時,G7成員國承諾2050年前對溫室氣體實現零排放。在疫苗支援、基礎設施投資支援以及溫室氣體排放抑制等問題上,G7愿做貢獻。

  關于中國,G7的確存在“參與”與“遏制”兩種思考,但卻并非日本媒體想象的那樣,這是一次構筑“中國包圍網”的峰會。

  有人說,G7中除加拿大外,都是20世紀前半葉的帝國主義國家。今天,G7是否還想以舊時代的方式,依靠切斷全球供應鏈,阻遏全球技術交流來打壓這個世界上另一部分國家,阻遏其發展?我覺得如果不論哪個國家再做這種嘗試,可能都會重復帝國主義時代的失敗。原因很簡單,帝國的手伸得太長,肯定將會耗掉自己的精氣神。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他不希望G7變成“敵對中國的俱樂部”。另外,對于G7出臺的龐大的基建援助計劃,英國首相約翰遜拒絕說這是一個對抗“一帶一路”的計劃。而德國、意大利也不愿意如拜登期待的那樣參加對抗中國的行動。

  有日本媒體稱日本是G7中的“亞洲代表”,但沒聽到哪個亞洲國家請其代表。如果日本真想代表亞洲,至少菅義偉應對歐美各地頻發的欺侮亞裔行為發聲,維護亞裔人權。但很遺憾,沒有聽到“亞洲代表”有這樣的聲音。

  盡管特朗普下臺,發達國家中的“本國優先主義”仍十分頑固。6月7日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抱怨,他說迄今為止全部新冠疫苗的44%被用在富裕國家,而用在最貧困國家的只占0.4%。在這種輿論壓力下,G7宣布要在明年底前為世界提供10億疫苗,但這顯然太遲,也不夠。

  G7創立于1975年,G7剛剛成立時,其GDP占全球60%,至80年代后半葉則達到70%,但到了2020年,該組織7國的GDP僅占全球45%。這次,主辦國邀請南非、澳大利亞、韓國、印度列席,其目的無疑是深感G7影響下降,希望以此形式維系其影響,證明其實力。

  第47屆G7峰會在其公報中提到與其他各國際主體合作問題。自G7成立后,全球政治日益多元化。歐盟成立,G20成立,今天的G7認識到這種潮流變化,所以才邀請聯合國、歐盟代表出席這次會議。世界上的事,越來越多,少數幾個大國或前大國,無法包辦一切。今天的世界,各種新興主體在崛起,全球治理,必須以彼此尊重的立場,相互合作的方式進行。

  進入本世紀后,G7實力日益相對化,非西方國家崛起。人們注意到,就在G7舉行的同一周,“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特別外長會”在重慶舉行。這是疫情后該組織第一次對面會談,會議討論了疫情、南海以及緬甸局勢等問題。這次會議,是全球崛起地區的重要會議,令人印象深刻,也意味深長。(撰稿 劉迪)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