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馬蘭香

日期:2021-04-13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朱林興(上海,教授)


  清明時節雨紛紛。在江南的河畔、路邊,到處可見東一壟西一簇的馬蘭。

  我出生于農村,從小就熟悉野草、野菜。哪些野草既是草又是菜,野薺菜、野草頭、野菠菜、馬蘭等長在哪里,它們與人工種植的,以及那些類似的野草有何異同,我都能辨識。而我對馬蘭之喜愛更甚于其它野菜,源于它對我的奉獻和恩澤。

  在我六七歲時,由于生活艱難,營養不良,加上內火旺,嘴角生熱瘡,眼屎多,早晨醒來眼睛無法自然睜開。為此,只能先用熱毛巾敷,然后用手慢慢地剝眼屎,有時連同眼睫毛都被拔掉。子病母心疼。母親想到了馬蘭,她讓我一天三餐,頓頓不離馬蘭,同時將馬蘭搗成汁,裝進小紗布袋,制成雞蛋大小的馬蘭袋。臨睡前,我閉上眼睛,母親就把馬蘭袋敷在我的眼皮上,每次半小時。真是藥到病除,不用一個星期,馬蘭竟治愈了我的嘴角瘡和眼屎病。

  我喜歡馬蘭,還源于馬蘭的經濟價值。讀小學時,家貧無錢買文具。清明前后,我見一些農民挑了馬蘭去小鎮賣,四五分錢一斤,銷路很好,于是,也利用放學后和假日,摘馬蘭、賣馬蘭。鎮上那些愛吃馬蘭的人,對馬蘭要求很高:既要莖葉完整,又要鮮嫩干凈,無黃葉泥卵。初,我由于未掌握采摘技巧,所采馬蘭質量差,殘葉泥卵多,銷路自然差。經過琢磨,終于悟出了又快又好采摘馬蘭的辦法。在我同齡的兒童中,我可以說是采摘馬蘭的高手,量多質高,賣得出好價錢,常常被一搶而光。在清明時節的一個月里,我賣馬蘭所得足足可支撐我半年的文具開銷。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馬蘭吃法很單調,或拌或炒。當年我最喜歡吃馬蘭干燒肉。四五月的野馬蘭,葉莖粗老不宜拌吃和清炒吃,可制馬蘭干。母親是這方面的高手,她每年要用三四十斤鮮馬蘭制出三四斤馬蘭干。蔬菜青黃不接時,就燒馬蘭干吃,逢年過節或招待客人時還吃馬蘭干燒肉。今天想到這道菜不免口水直流,又情不自禁地緬懷起天堂的母親。(撰稿 朱林興 上海,教授)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