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和陌生人說話

日期:2021-06-09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明前茶(南京,媒體人)


  自從父親進了養老院,母親出門的頻率大大提升了。

  除了前往養老院探視,她還喜歡大老遠地逛展、購物。為看看她獨自出門乘公交是否安全,我全程跟了一回,方知公交車如今幾乎成了老年人的社交空間。三分鐘前還是陌生人,三分鐘后,一溜兒花白腦袋沒幾句即聊成熟人。被鄰座夸獎儀容,母親心喜,打開了話匣子:“當年單位院慶,一場晚會我要換三套裙子呢。這些裙子,是我家老頭子比著書上的樣子自己做的。他也曾是腦筋清爽的高工,可現在他都認不出我是誰啦。那時候,他的攝影技術也好,我們到白鷺洲去,到莫愁湖去,到玄武湖去,我戴著輕便的蕾絲帽子,海棠花開過有紫藤花開,薔薇花開過有凌霄花開,膠卷金貴,他把照片讓給我和女兒們拍……”

  鄰座阿姨聽得津津有味,還不停地插言,傾吐自己的故事。前排的年輕人,是不理解這種老人的寂寞的。到了目的地,母親在入口處收了一堆宣傳單,按圖索驥逛起了農產品展覽。推銷員們將吃食切成小份,插上牙簽,盛邀品嘗。母親就像美食大賽的評委一樣,淺嘗一口,批評與贊美都不加掩飾。推銷員們微笑著,似乎明白老人家并非故意挑剔,而只是想跟自己多說幾句。

  母親給我家買了燒雞,給妹妹一家買了肴肉,自己只買了一包紅棗。她意猶未盡,又開始排隊買龍蝦餡的大湯包。我想要替她排隊,讓她歇歇,突聞前面的一位老先生對母親悠悠發話:“讓孩子替你去買一個中間有折疊小圓凳的拐杖啊,就可以隨時歇腳了?!蹦赣H堅持說:“站一站,不會累死人。我一個出門要穿旗袍的人,撐著這樣一個拐棍成何體統?!?

  排隊的人都笑了起來。我以為大爺將要惱羞成怒,誰知道他下一步就跟母親嘮叨起他的腿是怎么在當年支援三線的歲月里,落下了不能著力的毛病的。他和母親忽然互訴起病痛來了。他們的青春歲月,帶著奉獻的光輝,也帶著晚年病痛的暗影。他們一輩子這樣走來,從輝煌趨于平凡,不過是想多找一個人說說話而已。如果你也碰到他們,不妨停下來,與他們多說三分鐘。(撰稿 明前茶 南京,媒體人)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