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社會主義發展史上的上海

正義者之歌

日期:2021-06-23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上海的繁華與精致,其實很早就呈現了,但之于社會意義的美好,只能在中國共產黨成立與建立人民政權后才能實現。
撰稿|吳 健


  “上海漂亮嗎?”

  “上??蓯蹎??”

  這兩個概念擺到一起,您會如何回答?至少,上海社科院上海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有著25年黨齡的王泠一博士向筆者作出了精辟的回答——這種對比,就如同時下青年人常常捫心自問,要“活個精致”還是“活個認真”,“兩者會有交集,可哪個更有意義,你會品出味道”!

  無論個體的人,抑或千百萬人組成的城市,都在社會變遷中被塑造,但同時也參與塑造?!吧虾5姆比A與精致,其實很早就呈現了,但之于社會意義的美好,只能在中國共產黨成立與建立人民政權后才能實現?!蓖蹉鲆粓远ǖ卣f,“不只我們自己,放眼世界,你同樣能發現,世界上但凡有正義感的人,都會為上海艱苦卓絕的革命解放、持續深化的改革開放,乃至未來可期的美麗綻放而感動,而謳歌,而予以支持!”

  無獨有偶,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問題高級研究學院研究員阿夫欣·穆拉維產生同樣的共鳴:“1800年,全世界只有3%的人口生活在城鎮。1900年,這一比例為15%,尤其20世紀初世界最大的十座城市(包括上海)講述了西方占據政治經濟支配地位的歷史。因為19世紀的工業革命,加上迅速擴張的殖民貿易運動,給英國、法國、德國、美國和日本帶來可觀財富,而這是以地球上90%的人墜入災難深淵為代價的‘階級城市化’?!边@種扭曲的局面,注定要被歷史所糾正。


魔都的本原


  “魔都”,這個被好多年輕人接受的上海別稱,當1923年日本作家村松梢風創造這一稱呼時,內心卻充滿惶惑,“這是不可思議的城市,充滿了魔力”。他無法解釋光怪陸離的繁華背后,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推動,在塑造?

  “上海的近代化,首先沾染了侵略者的武力掠奪,又經過來華求財的外國資本折射,產生了復雜而多元的社會影響?!蓖蹉鲆唤o筆者展示了一百年前瑞典莫貝格公司(Moberg & Co)駐滬代表G.G·久涅爾別爾格對上海的白描:“上海是中國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人口達200多萬,那里貢獻中國三分之一的國內生產總值。上海是個大都市,擁有相對發達的工商業,它地處沿海,地理位置優越,貿易便利,是中國市場的入口和經濟中心。19世紀中葉,東西方列強就從這里搶占中國市場,建立勢力范圍。上海有電車、高樓,赫赫有名的‘國際天際線’——外灘。有一點不能不坦白,過去的五十余年,列強迫使中國打開國門,主要有英國、美國、法國、俄國、德國以及日本,他們的做法簡單粗暴,無視中國利益,將中國人的利益和尊嚴踏得粉碎。這在他們發展上海租界期間體現得淋漓盡致,從國際法角度看,這個‘國中之國’享有治外法權,在這里適用外國法律,而不是中國法律,所以中國當局不享有管轄權?!?

  怎么解釋這種場景呢?王泠一展示了1927年4月15日拍攝的照片,日本帝國海軍一等海防艦“八云”號的炮口對準上海外灘的匯豐銀行大樓和在建的江海關大樓,“如果中國人反抗,享有中國內河通航權的外國軍艦就能直接鎮壓,而在平時,列強掌握的舊中國海關和金融機構則在刺刀保護下日進斗金”。實際上,哪怕西方稍有點良知的人對此都不可容忍,久涅爾別爾格說:“上海是中國最重要的通商口岸,美英法日意等國巡洋艦長期停泊黃浦江,咫尺之遙的外灘洋商大廈、僑民俱樂部和時尚爵士餐廳卻散發著優雅風情,這種浪漫無法抹去中國的傷痕?!?

  “上海是世界上藏污納垢的場所,這里有數不清的酒吧,有人在里面喝得爛醉如泥,有人在里面買賣鴉片,買賣靈魂,買賣女人的肉體。上海有皮膚黝黑、戴著大頭巾的印度巡捕充當公共租界可靠而忠誠的打手,有威嚴而高傲的英國人充當‘崇高秩序’的維護者。上海是奸商、密探、假紳士和騙子出沒的城市,是貪婪剝削的城市,是工人拼死苦干,‘占有者’瘋狂牟利的城市?!庇螝v過當年世界幾乎所有大都市的久涅爾別爾格不免給上海下了這樣的定義,“這是可以大發橫財的地方,是冒險家的樂園,到處充滿激情,到處又冷酷無情?!?

  對于這樣的上海,1933年2月17日,只為拜望“中國的良心”——孫中山夫人宋慶齡的愛爾蘭文壇名宿蕭伯納,很不情愿地呆了區區四個小時。有幫閑者吹捧蕭翁駕臨之際上海久雨放晴,“您福氣真大,可以在上??吹教枴?,蕭伯納不假思索地回答:“不,這是太陽的福氣,可以在上??吹绞挷{?!笔挷{對舊上海毫無好感,他對那些記者說:“上海至為惡劣,我對它沒有什么興趣?!闭堊⒁?,蕭伯納也在上??吹街袊南M?,那就是宋慶齡向他傳遞了中國共產黨及革命的新情況,離滬前夕,他發表的《給中國人民的短札》直言——“中國人民而能一心一德,敢問世界孰能與之抗衡乎”!

  上海在資本主義世界被稱為“亞洲巴黎”“黃魔之城”,而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注視上海,卻源自重重階級壓迫下蘊含的驚人反抗力量。蘇聯記者A.E·霍多羅夫在1922年所著《世界帝國主義與中國》—書中提到,列寧領導的共產國際于1919年3月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號召東方各國被壓迫人民共同反對世界帝國主義。1920年4月,俄共(布)中央遠東局代表格里戈里·納烏莫維奇·維經斯基以新聞記者的公開身份前往中國,名義上是在中國組建一家華俄通訊社,秘密任務是“考察在中國發展共產主義運動的可行性”,同行的還有妻子庫茲涅佐娃、提供翻譯的俄籍華人楊明齋等,維經斯基也由此成為“與中國共產主義者直接聯系的第一個布爾什維克”,也是西方史學界評價的“最默默無聞的偉大工作者”。

  “多少年來,中外專家討論不休的課題,就是維經斯基為什么把宣傳社會主義思想的主陣地放到上海?”俄聯邦社會政治史檔案館解密檔案顯示,他們首站是抵達天津和北京,通過在大學任教并與中國先進知識分子有廣泛聯系的俄籍教授S.N·波列夫伊(中文名“鮑立維”)和伊萬諾夫(中文名“伊文”),與中國馬克思主義先驅李大釗及其周圍的革命青年建立聯系。然而,北洋軍閥勢力嚴密控制的北京缺乏工業,缺乏工人階級的大部隊,在堅持十月革命經驗并看重這一點的共產國際代表眼里,封建官僚把持、政治密探遍布的北京暫不具備社會主義運動爆發式成長的條件。后來,維經斯基又拿著李大釗寫的介紹信赴上海,會見另一位重要人物陳獨秀,他和李大釗一樣,都認同俄國十月革命的偉大價值,正引發全世界民族革命運動的高潮,而在中國這一高潮的標準就是1919年洶涌澎湃的五四愛國運動,其中最革命的分子從五四運動左翼分化出來,打算聯合起來建立共產黨。維經斯基等人還考察過中國另一個政治中心廣州,但那里也沒有發達的工業。

  這就是最后選擇上海這個中國最大工業城市、無產階級中心及革命知識分子集中地作為共產國際在中國乃至遠東工作重心的緣故。同年9月1日,共產國際執委會負責人之一V.D·維連斯基-西比里亞科夫在莫斯科做了有關1919年9月至1920年8月在遠東開展工作的報告,提到“今年5月建立了對不斷擴展的工作實行領導的臨時集體核心,……所在地定在上海,名為‘共產國際東亞第三秘書處’(一作共產國際東亞秘書處)”。報告強調,上海是“中國共產主義主要出版中心,……秘書處在這里訂閱了許多報紙和雜志,我們買到了《上海生活》,中國報紙《周報》等,中國雜志《新青年》(月刊)、《新中國》(已遷至北京)”。10月5日,俄共(布)阿穆爾州委員會也收到一份關于上海政治氛圍的報告,里面提到:“上海是中國社會主義者可以公開進行宣傳的核心基地。那里有許多社會主義性質組織,出版300多種各類刊物,這些刊物全都具有社會主義傾向。有時候還舉行群眾集會。人們爭先恐后地購買附有蘇俄活動家特別是列寧肖像的文學讀物、報紙、雜志?!?


國際主義不是虛無縹緲的



  在各種因素促進下,192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于上海,革命面貌發生根本性轉變,接下去無論遭遇再大挫折,這個由先進思想武裝起來、始終得到人民無條件支持的政黨都能愈挫彌堅,繼而走向勝利。同樣,每逢中國共產黨取得重大勝利特別是在上海勝利時,全世界正義力量都會給予真誠熱烈的聲援和幫助。

  1927年3月21日,中共領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配合北伐軍驅逐北洋軍閥直魯聯軍,不到十個小時,工人拿下上海華界七個區里的六個區,不久直魯聯軍投降,頭目畢庶澄躲進公共租界。就這樣,中國最大的經濟中心變成紅色的海洋。這一消息如閃電般傳遍全世界,不僅是蘇聯,英法德等西歐資本主義國家都出現規??涨暗墓と藢W生游行慶祝。當然,最熱烈的場景發生在蘇聯首都莫斯科,有聯共(布)黨組織書記走到巨大的中國地圖前深切地鞠躬致敬,接著從圖上拔去標志軍閥占領上海的小黑旗,撕得粉碎,扔到地上,眾人都沖過去用腳踩它,黑旗瞬間給踩沒了。無數蘇聯工人和流亡蘇聯的各國共產黨員上街歡呼,《共產國際通訊》記載道:“莫斯科各工廠都舉行集會,演說者在會上闡明了工人占領上海這一壯舉的重大意義?!贝笈と藢W生向聯共(布)中央機關大樓前的老廣場進發,隊伍里的中國留學生不斷被蘇聯人圍住,他們熱烈握手歡呼,有人甚至把幾個中國同學扔上天空,落下來再接??!

  不幸的是,才三周,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新軍閥就發動“4·12”反革命政變,把上海淹沒在血泊中,蘇聯和許多西方國家正義人士的憤怒又是那樣激烈,令人印象深刻。莫斯科五一勞動節籌備委員會原打算在游行隊伍中陳列一個大型的蔣介石像,向這位北伐軍總司令表示敬意,可接到“4·12”政變消息后,他們依然抬出蔣介石像,卻是當眾燒毀。蘇聯著名戰地記者康斯坦丁·西蒙諾夫那時候還是小學生,“我們這一代受過布爾什維克教育的人,在自覺生活的過程中,總是記得斗爭的上海,它總存在于我們的意識深處,我清晰記得,我們給棒頭插著扎成出賣革命的蔣介石樣子的稻草人,游行穿越莫斯科全城,接著將其燒掉”。

  “我們對上海人民深深的感情和同志般的敬意,絕非突然出現,不,這是久存靈魂中的感情!”多少像西蒙諾夫這樣的國際主義戰士是這樣強調的,也是這樣做的。畢士悌,一個來自朝鮮的軍事天才,1919年為爭取祖國從日本帝國主義鐵蹄下解放出來,他付出“全家盡節”的代價,只身流亡中國。他很快接受共產主義思想,把反帝反封建視作朝中兩大兄弟民族的共同使命,并為之奮斗終身。蔣介石背叛革命后,已是黃埔軍校主任教官、軍隊仕途光明的畢士悌卻堅定跟隨共產黨,在遍布白色恐怖的上海,他受領黨組織的任務,輾轉來江西蘇區,長征中當上紅軍干部團參謀長,為中革軍委打前鋒,從烏江一路戰斗到臘子口,1936年為掩護黨中央東渡黃河身中數彈,彌留之際,他只問了一句:“前方情況如何?毛主席過河沒有?”得知毛澤東和黨中央已順利渡河,他才安詳地閉上雙眼。

  何止是畢士悌,中國人民真誠的朋友從不畏懼強暴,他們用熾熱的愛給中國革命事業添加濃墨重彩的一筆?!澳憧隙犝f過史沫特萊、斯特朗和斯諾,這三位美國記者讓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形象進一步傳播世界,尤其這些工作大多在上海完成?!蓖蹉鲆惶岬?,這三個美國人的姓氏都以英文字母S為首,人們習慣叫“三S”,“他們于1924-1928年間來到中國,而上海恰恰是‘三S’進入中國的門戶,是他們從事進步活動最頻繁的地方,他們反映中國革命的報道和著作也基本在這里寫作或發表”。

  1927年5月,斯特朗乘美國郵輪抵達反動派屠刀揮舞的上海,她遍訪孤兒院、教堂和浦東工業區的勞工服務站,確實了解國民黨殘害共產黨和工人的暴行,向世界報道了上?!?·12”大屠殺真相。20年后,斯特朗成功結束在延安采訪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后又來到上海,住到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忙于寫作在中國所經歷的一切。她寫的關于延安情況的材料,也是從上海送到印度、菲律賓、日本以及歐洲各國去發表的。她在紐約左翼刊物上發表的題為《毛澤東的思想》一文,著重寫了中國共產黨人的理論、思想,介紹了毛澤東在馬克思主義方面的創造,這在世界上還是第一次。

  史沫特萊來華更早,1923年底以德國《法蘭克福時報》特派記者身份來華,1929年春夏間到上海,她在上海的“家”成了地下革命活動聯絡站,蘇區重要干部來滬常落腳于此,像紅十軍軍長周建萍就在她家隱蔽養傷。她還不顧個人安危,掩護一些中國同志逃脫追捕。史沫特萊是第一個向全世界報道紅軍長征消息的外國記者,1931年,柔石等五位左聯青年作家在龍華被國民黨秘密殺害后,史沫特萊與魯迅等中國作家一同起草抗議宣言,并譯成英文、俄文、日文,在國外報刊上發表。

  斯諾是1928年來到中國,上海是他走向中國各地考察研究的出發地。在上海,斯諾和宋慶齡建立深厚友誼。宋慶齡介紹他與中共地下黨取得聯系,繼而訪問陜北根據地,見到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報道了“人類歷史上偉大革命之一的基本歷程以及投身這場革命的人們”。1938年,《西行漫記》在上海出版后,上海地下黨領導的“學協”采取推銷購書券的辦法發動青年購買閱讀,在上海青年中產生巨大影響。同時,斯諾痛恨帝國主義、買辦統治下的舊上海,稱其為“中國臉孔上的政治潰瘍”,他在著作中無情揭露帝國主義霸占上海的史實和國民黨殘害愛國進步人士的罪行,報道了“1930年一年,上海街頭和河道里發現2.8萬具尸體”等事實,激發了人們的革命激情。

  “如果我們用今天的眼光去觀察‘三S’,他們的生活滿可以富有詩意情調,像史沫特萊在法租界呂班路(今重慶南路)長期租下獨門獨院,猶如‘大隱于市’,而斯諾的稿費也足以讓其在公共租界過著十分體面的生活?!蓖蹉鲆槐硎?,但同情并支持中國革命的出發點,讓他們在上海因志同道合而成為好友,正如史沫特萊留下的名言——“我一直忘掉了我并不是一個中國人?!?

  正如毛澤東在《紀念白求恩》的文章里寫道:“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么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币惨驗橹袊伯a黨領導的解放事業代表人間正道,當1949年4月百萬解放雄師過大江,天翻地覆慨而慷之際,正在巴黎和布拉格出席全世界擁護和平大會的各國進步政黨與知名人士無不歡呼雀躍。主持布拉格大會的捷克斯洛伐克作家多爾達剛拿到解放軍占領南京、正向上海進軍的電報,當即中止會議,向在場的17國代表團宣讀喜訊,全場起立歡呼了足足半個鐘頭?!盀槭裁茨銈冞M行著戰爭,和平擁護者卻如此熱愛你們?因為人民軍隊的勝利將使中國早日獲得全部解放,早日讓中國建立人民民主,而屬于人民的政權才是真正熱愛世界和平的,也是消滅戰爭的,是根絕帝國主義必不可少的。真正熱愛和平的人都明白:獲得勝利的中國人民是保衛世界和平的強有力武器?!睋碜o和平大會的蘇聯代表團團長、也就是那位著名記者西蒙諾夫在半年后(即1949年10月18日)來到上海,向解放這座英雄城市的解放軍指戰員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高尚的人都是一樣的



  共產黨人絕非只會打碎一個舊世界,他們更擅長建設一個新世界。1949年5月27日,上海,這座中國乃至亞洲第一大、世界第六大城市獲得解放,這一巨大勝利讓西方國家產生莫名的恐慌,美聯社信誓旦旦地預言:“共產黨無法保留權力,因為中國從未實現工業化,經濟無法自立?!泵绹都~約先驅論壇報》記者聲稱,“一旦共產黨人面對上海嚴酷的現實,他們將被迫改變目前的路線”。言下之意,新政權滿足不了上海作為工商業重鎮所需的生產與生活要素,因為資本主義世界用了一個半世紀將其變成附庸于自己的“消費型城市”,便利自己進入并壟斷整個中國市場?!肮馍虾<徔棙I就需要美國提供的棉花,而上海發電和機械制造企業所需的重油也依賴美國和英國?!泵绹浾咄{道,“如果美英愿意,他們將讓贏得上海的共產黨置于極其困難的境地?!?

  確實,上海解放前夕,至少美國已停止對上海的棉花與重油貿易,但共產黨和上海人民沒有屈服。就在1949年秋,包括54家紡織廠在內的全市企業全都恢復運營,市場呈現出國民黨時代不可想象的繁榮,滯留上海的一名美國《紐約時報》記者不得不承認:“共產黨迅速為上海引入穩定的資金和物資,支持所有工廠復工,盡管美國突然終止燃料和原材料供應,但這里的食品和產品價格已趨于穩定,上海人非常支持共產黨?!逼鋵?,西方人只看到物質上的變化,人的地位變化才是上海面貌改變的關鍵。早在一戰后,上海就出現維護工人利益的工會,通過工會,工人尋求提高工資,簽訂集體協議,改善工作條件,可1927年反革命政變搗毀了共產黨領導的工會,工人又陷入地獄般境地,每天工作時間持續12-16小時,而國民黨用刺刀挑起來的所謂“改革派工會”從未保護過工人利益,這只是剝削者的順從工具。隨著上海解放,勞動者的地位被徹底改變,所有工廠都有了真正的工會,人民政府引入工人保險,要求企業將一部分工資總額分配給工會基金,用于開展文化活動。在工廠、俱樂部、圖書館以及學校,各種旨在提高政治、文化和技術水平特別是消除文盲的課程受到熱捧。一名工人告訴外國朋友,新的時代讓所有人充滿激情,我們有能力去改變一貧如洗的面貌,“看著那副表情,好像準備不光要把上海,還要把整個舊中國快速翻過個身來似的”。

  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新中國按照“另起爐灶”和“打掃干凈屋子再請客”兩項原則,清除帝國主義在華勢力賴以盤踞的經濟和社會基礎,再依據平等原則建立新的外交關系,用毛澤東的話說:“我們是打倒它,不是承認它?!蔽ㄆ淙绱?,才能徹底擺脫近代以來屈辱外交的束縛,在世界上確立新中國的地位。這一政策的另一面,就是新中國在國際事務中采取“一邊倒”的立場,積極與蘇聯和東歐等社會主義國家發展友好關系,獲得真誠平等、互惠互利的合作關系。反映到上海,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設備、技術和專家有力地推動了這座城市打下自主發展的堅實基礎。

  解放頭十年,昔日上海微不足道的機械、電力、電氣、儀表等工業實現歷史性飛越,傳統棉紡輕工業也得到升級改造。特別是1949-1952年國民經濟恢復時期,上海工業從原料到機器的升級改造獲得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巨大幫助,像1951年夏季起,這些國家支援的物資如潮水般抵滬,有段時間集中到貨速度一度令上海港應接不暇,各種鋼鐵、有色金屬、化工原料、染料、儀器及機器設備都是上海急需,像基礎工程急需的制釘、拉絲材料就主要采用蘇聯提供的鋼材盤元,接受國家訂貨的紡織機械工業依靠捷克斯洛伐克提供的牛頭刨床、龍門刨床提高了產能,而上海各造紙廠混合采用蘇聯木漿和國產竹漿,造出光潔合適的紙張,其他像橡膠工業、制藥工業所需的鋅氣粉,機械工業所需高速工具鋼(HSS),電池工業所需鋅皮等等,社會主義國家的供應都能及時到位。從1956年第四季度開始,隨著中國“一五計劃”建設進入收官階段,上海港口貨運量激增,蘇聯遠東輪船出租公司應中國交通部請求,連續派出大批船只來華協助運輸,把大批由上海出口的礦石、糧食運往東北,同時又從東北給上海運來鋼材和煤炭。1957年六七月間,上海港突遭半個月暴雨侵襲,船舶裝卸大受影響,積壓在港內的貨物達20萬噸,最難辦的是堆置倉庫和駁船上大批運往東北、華北災區的糧食,若不盡快運出,就要發熱霉爛,停泊上海港的13艘蘇聯輪船(包括國際航線的客貨輪)集體向上海方面請纓,愿意停止一切貨運,全力投入運糧,剛從歐洲運橡膠來上海的蘇聯貨輪“尼古拉索夫”號船長還帶頭沖洗貨艙,自費買來木屑把貨艙烘干,以便裝運糧食,一些蘇聯水手說,港內裝卸工人不夠,我們可以幫助開起貨機。由于蘇聯海員支援和配合,積壓港內的7萬多噸糧食很快運到受災地區。蘇聯海員不但幫助運輸,還把海運技術無保留地傳授給中國海員,像“斯大林諾”號和中國“和平十八”號是同噸位同類型的船,但他們裝礦石每次比中方多裝600噸,上海區海運局學習了他們的經驗后,全年就能多運五六萬噸礦石。

  有這樣迥異于舊時代的外援,上海人民的內在活力怎能不被激發!上海中國紡織機器廠用上捷克斯洛伐克支援的Fho8c仿型銑床,中國工人一步跨越到自動化、電氣化。拉特克等捷方專家從不嫌棄幾年前尚被資本家嘲笑為“要飯冷作”、連電車都不讓坐的中國五金工人,不厭其煩地教會他們掌握現代化機器,連機器模型、構造、性能說明書都全部漢化處理,以便自己不在現場也能運轉正常。多少年后,上海鉗工徐在山仍記得:“解放前,別說資本主義國家不肯把好機器運到上海,即使運來了,也一定要美國人管,連些操作皮毛也不會教我們,可外國真正的共產黨專家卻完全不同?!鄙虾V漆攺S工人細心節約使用蘇聯盤元,使制釘產量同比提高150%以上。上鋼三廠在蘇聯專家幫助下煉出沸騰鋼,工程師蔣建元、老工人姜天佑與蘇聯專家結對子,煉制高速易切鋼成功。虬江機器廠在蘇聯、捷克專家協助下造出萬能工具磨床,加工精度達到1/2000毫米,符合國際標準,是中國制造精密工具機器的飛躍。江南造紙廠勞動模范計浩然改進造紙機上的潤滑裝置,半年就增產價值相當于一架殲擊機的產品,他說:“兄弟國家這樣千里迢迢地幫助我們,我們自己還能不更努力嗎?”

  1952年5月21日至24日,世界工聯代表及各國工會代表團訪問上海,他們不愿多呆賓館或禮堂一分鐘,盡快和上海工人聚會,就在機器旁、崗位邊傾談革命、生活和理想,分享勞動的歡樂。之前來上海支援過的蘇聯高級鏇工布蘇耶夫一穿上深藍色工作服,就像上了發條似的,在上海勞模董泰茂的車床前以142厘米中炭鋼為工作物,向中國同行示范高速切削,他不僅以戰友般的熱情告訴切削訣竅,注意把高速切削刀具產生的長條鋼屑變成不易傷手的碎片,還把自己的刀具贈給上海工人,希望大家多用高速切削法,他還向上海工人發出友誼的挑戰,而上海工人回贈以錦旗,并用掌聲對布蘇耶夫的“友誼挑戰”作出肯定的回答。在國營第一棉紡織廠, 羅馬尼亞女勞模琴科·瑪利亞穿上中國女工的工作服,在千百條皮帶急劇轉動的車間,一如在自己的車間里一樣,神色自如地看管著60臺織布機,她原來可以看管100臺,因此在60臺織機里顯得毫不費力。曾有記者問起這些外國代表為何拒絕外賓待遇,總樂意泡到機器轟鳴的車間里,阿爾及利亞工會秘書長巴布說得真切:“中國勞動者正在創造我們向往的生活,你們穿著沒有歐美人時尚,收入也沒資本主義國家高,但你們有作為國家主人的尊嚴和榮耀?!庇幸馑嫉氖?,一個丹麥代表解放前來過上海恒通紡織廠,工人只能吃咸菜下飯,所謂宿舍只是把空汽油桶拆開后草草搭成的窩棚,可當時坐在已是國棉六廠職工的曹楊新村工人新房里,聽到工人還能免費安排去杭州休養,丹麥朋友贊嘆:“這一回看到的,和以前看到的是兩個世界,做夢也沒有想到今天會有這樣的好,祝你們幸福!”

  讓上海人感動的是,真正的、經得起考驗的共產黨員無論身在何時,身處何地,都是高尚、純粹、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1957年4月,為中國援建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的蘇聯熱力專家尼古拉·雅科夫列維奇·基列夫來上海出差,組織上安排他和中國同事江澤民、劉人偉等住進外白渡橋邊的上海大廈,可他聽說分配自己住的單間比多人標準間貴了幾元錢,硬是搬出來要跟同事住標間,大家一再規勸,他邊擺手邊說:“нет!нет(不!不)!要為廠子節省每一分錢?!?2年后,已走上國家領導人崗位的江澤民同志邀請這位對中國有恩的蘇聯老專家故地重游,這位蘇共老黨員的言行再次讓東道主動容。上海大廈15樓舉行的宴席上,時任上海市長朱镕基受江澤民總書記委托,贈給基列夫一套上海飛樂無線電廠最新生產的組合音響,但他堅持:“這樣貴重的禮品,我不能收!”朱市長說:“您如果不收下,我就沒有完成江總書記交給的任務?!北M管朱市長這樣說了,基列夫還是不肯收下,翻譯劉人偉見此情景,只好代基列夫先收下來,然后請上海派人將這套音響帶回北京?;蟹蚧貒鴷r,劉人偉將這套音響裝箱送到基列夫乘坐的列車車廂里,為避免音響出國時出現入關問題,外事部門還特地為基列夫辦理免檢放行證明信,說明此商品系中國領導人贈給個人的禮品。1991年5月17日,江總書記訪問蘇聯,特意來到當年實習過的莫斯科利哈喬夫汽車廠參觀,廠方請基列夫隨同參觀,兩位老友邊看邊談笑風生,當中國貴賓來到工廠少年宮時,蘇方廠長指著最醒目處的高級音響對江總書記說:“我代表廠里的孩子,謝謝您于1989年委托基列夫同志送來這份禮物?!痹瓉?,基列夫回到莫斯科后,先把高級音響放到家中。他對家人說,他決定把這套音響以江澤民同志的名義轉送汽車廠少年宮,沒想到家人并不贊成??蛇^了兩天,他趁家人都外出了,先是獨自一人悄悄把沉甸甸的音響搬到樓下,接著又在老同事幫助下,一起送到少年宮。中國同志知道原委后,無不為這位蘇共黨員的無私精神所感動。


更多“老外”自覺地“愛上?!?/strong>



  1978年,中國開始改革開放,迅猛的發展震撼著世界,也吸引著更多國家友人參與到這場史無前例的“大事業”。1982年,一個叫福伯豪的工程師被所在的聯邦德國(西德)ZF齒輪集團高管接見,會談的議題是“你愿意去上海工作嗎”,已熟悉西歐富裕生活的福伯豪決心去試試。那個時候,ZF與上海企業合資成立上海采埃孚轉向機有限公司,福伯豪出任生產總經理,“我第一眼所見的采埃孚,只是空地一片,上面孤零零立著‘采埃孚’的牌子。才五年不到,我和中國同事奮斗出整潔有序的廠房,我感到特別幸福,一如父親注視孩子茁壯成長一般的喜悅”。福伯豪早出晚歸,全心致力于產品的開發,他認為公司不僅要不斷提高產品質量,也應逐步提高產品開發能力。他推動母公司投資上千萬元人民幣,建立采埃孚自己的開發系統,招賢納才,送他們去西德培訓,從事聯合開發,同時,他又積極邀請西德專家來上海指導項目開發。就在這樣的過程中,福伯豪像一座橋梁促進著中西文化交流。一方面,他帶著技術和經驗來到上海,使采埃孚成長為成功的企業,他科學的管理理念也經常在整個上汽集團得以推廣;另一方面,他利用一切機會將中國真實的畫面傳遞給他國外的親友。對福伯豪來說,上海并不僅僅意味著工作,他和他的家人在這座充滿人情味和上進心的城市里體驗到精彩的生活,他結識新朋友或招待家鄉老友時,總會自豪地帶領他們參觀采埃孚、外灘、大劇院,2000年,《阿依達》在上海演出,他又興致勃勃地邀朋呼友前去觀賞。福伯豪心里清楚,其實觀看之意不只在《阿依達》,更在上海的都市文化氛圍。福伯豪在上海最激動的那刻,莫過于被市人民政府授予“白玉蘭榮譽獎”的瞬間,那一刻,他和他的全家,更為選擇來上海而慶幸。

  把上海當作“第二故鄉”的老外不勝枚舉,他們對上海的進步有發自內心的喜悅。他們沒有看走眼,197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只有3645億元人民幣,居世界第十,改革開放持續40多年后的今天,已突破100萬億元,躍居世界第二,創造二戰結束后一個國家經濟高速增長持續時間最長的奇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中國2005年連超英法,成為世界第四大經濟體;2008年超過德國,幾乎是英國的兩倍;2010年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20年達到14.7萬億美元,占世界經濟比重為17%左右。2006年,國家發改委規劃預測,中國經濟總量要到2025年才能與日本持平,2039年至2040年才會與美國持平。然而,僅用了4年,中國就趕上日本。聚焦到上海,1978年的地區生產總值為272.81億元,2020年達到3.87萬億元,浦東開發開放取得卓越成就,在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版圖上閃耀著更為奪目的光芒。前美國國際集團(AIG)董事長、上海市長國際企業家咨詢會議創始成員之一格林伯格積極促進中美經濟及其他關系的發展,積極支持美國向中國無條件提供最惠國待遇,早在1985年就為上海引來當時美國在華最大的投資項目,多年后,被問及那份“上海緣”時,格林伯格激動地說:“這一切都是出于自覺自愿,我也覺得樸素的上海人也很喜歡我,把我看成‘阿拉自家人’?!?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強調,改革開放是當代中國最顯著的特征,對外開放是我國的基本國策,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要敞開大門歡迎各國分享中國發展機遇,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今天的上海,聚焦“增創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深入推進高水平制度型開放,加快打造高水平開放型經濟,對標國際最高標準、最高水平,在若干重點領域率先實現突破,聚焦“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持續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

  “可以展望,當前正致力于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上海,一定能贏得不同國度、不同民族正義者的青睞?!蓖蹉鲆桓嬖V筆者,“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際,上海就注入了屬于人民的城市底色,新時代里,努力實現人人都有人生出彩機會、人人都能有序參與治理、人人都能享有品質生活、人人都能切實感受溫度、人人都能擁有歸屬認同。試問寰宇,這樣偉大的城市能不為人民所熱愛,為有志者所向往嗎?!”

  那一刻,筆者的思緒也情不自禁地飛揚起來……(撰稿 吳?。?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