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胰腺外科十年躋身世界一流中心

直面“癌王”

日期:2021-06-1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 胰腺癌,被認為是醫學迄今未能攻下的堡壘。當其他癌種的患者已經開始追求生活質量時,胰腺癌這種“癌中之王”,還在為生存時間掙扎。
撰稿|黃 祺


  今年“5·20”這天,虞先濬教授的朋友圈曬出一張學生畢業答辯后的合影。照片中其他答辯專家和學生們都著正裝,唯獨他還是白大褂套著手術衣,腳上是一雙綠色的手術洞洞拖鞋。那天下午,虞先濬從手術室趕到答辯現場,答辯結束他還要趕去手術室。

  這一幕,是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胰腺外科的日常。十年過去,成績斐然,但胰腺外科團隊依然務實而勤懇地在為提高胰腺腫瘤治療效果努力,“醫教研”一個也沒有放松,這足以讓團隊成員忙到腳不沾地。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胰腺外科每年承擔上海市三分之一胰腺癌手術,二分之一(2萬例次)胰腺癌的綜合治療。創下國際同類單中心年手術量超1500臺的紀錄,患者術后中位生存期延長40%,達到國際先進水平。虞先濬本人主刀胰腺癌根治術年均600余例,累計為4000余例患者實施高難度胰腺手術。

  從3名醫生7張病床起步的胰腺外科,如今已經躋身世界三大胰腺腫瘤中心,圍繞胰腺癌這種“癌癥之王”,團隊不斷探索手術技術的創新突破,同時在治療理念的革新上做了大量的努力。

  5月18日,2020年度上海醫學科技獎頒獎大會召開。虞先濬教授領銜項目“胰腺腫瘤外科治療新策略及機制研究”榮獲上海醫學科技獎一等獎。

  當外界驚嘆于這個團隊的成績時,虞先濬教授卻在同道云集的學術活動上說:“胰腺癌治療的現狀和困境是:技術高大上,效果矮矬窮?!?盡管胰腺癌患者術后生存期比十年前已經有了明顯的延長,虞先濬教授對目前胰腺癌的治療效果并不滿意。

  他說,胰腺癌的診治,一定要開創新思維、新理念、新策略,才能實現最基本的“活得長”的目標?!坝镁康募夹g與腫瘤學的前沿理念融合造福于患者生存,切實帶來患者生存時間的延長?!?

  十年時間,中年人的鬢角不免爬上華發,但精神上卻還是當初那個少年。

上圖:虞先濬教授(前排右一)與團隊。


起點是“活不長”三個字


  二十多年前剛成為我國胰腺外科權威倪泉興教授的學生時,虞先濬問倪泉興教授一個問題:跟胰腺癌打交道那么多年,您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倪教授回答四個字:“活不長??!”

  這幾個字,常常在虞先濬的耳邊回響,而他二十多年來的努力,都是圍繞著如何讓患者活得長。

  胰腺癌,被認為是醫學迄今未能攻下的堡壘。當其他癌種的患者已經開始追求生活質量時,胰腺癌這種“癌中之王”,還在為生存時間掙扎。

  胰腺癌發病率位居我國惡性腫瘤第6位,5年生存率不足10%。同時,胰腺神經內分泌腫瘤發病率較既往上升5倍,異質性強,臨床治療難度大。即使是早期胰腺癌患者,在術后仍然容易出現復發或轉移。

  不久前,《新民周刊》記者在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浦東院區)的一間小會議室里對虞先濬教授進行了一次專訪?!懊鎸@樣一種難治的癌癥,外科醫生是一種什么感受?”回應記者的這個問題,虞先濬教授從感性和理性兩個維度展開了全面的闡釋。

  外科醫生通常不喜歡談失敗的手術,但虞先濬教授卻不止一次回憶他主刀的第一臺手術。1999年,28歲的華山醫院普外科醫生虞先濬終于可以主刀胰腺癌手術了。在此之前,虞先濬已經無數次配合倪泉興教授開刀,從最基礎的“拉鉤”開始,到其他的輔助工作,一步步進階。

  虞先濬順利完成了這臺手術,但術后不久,病人出現胰瘺,必須第二次開刀。胰瘺是胰腺外科手術后一種嚴重的并發癥,如果不能得到及時的處理,病人很快會出現感染等并發癥,感染無法控制的結果則是死亡。接受兩次手術后,這位病人還是在一個多月后去世。

  此后的多年中,虞先濬不止一次遇到病人手術中大出血等等危急的情況,那種感覺,虞先濬形容“生命就像手里握一把沙子,不停地流失,非常無助、絕望”。

  如果只有“無助、絕望”,虞先濬不會成長為優秀的醫生,醫學也不可能進步。

  虞先濬教授總結,要想讓胰腺癌患者活得長,必須走過“手術安全-手術根治-手術有效”三個階段,而像胰瘺這樣的問題,處于“手術安全”的階段。針對胰瘺,虞先濬帶領團隊發明了“乳頭狀殘端封閉型”胰腸吻合新方法,將術后胰瘺率從國際平均的15%至20%降到7%,并在全國多家三甲醫院推廣應用,得到國際同行高度評價。

  闖過安全這一關,接下來是“手術根治”。近三十年是外科手術技術高歌猛進的三十年,外科手術從讓人恐懼的“開腹”,走向了微創化,如今又來到了機器人輔助下的微創時代。但虞先濬教授認為,一味追求“微創”而放棄開放式的手術技術,并不是科學的態度。因此他的團隊一直遵循“微創”與“開放”比翼齊飛,當遇到需要開放式手術的患者時,外科醫生仍然能游刃有余。

  無論技術如何進步,“手術根治”的目標沒有改變,那就是掃清腫瘤“隱患”。虞先濬團隊創新運用銳性解剖清掃法,規范手術清掃范圍,同時發明了一系列與淋巴清掃相關的新型手術器械,不僅使手術時間縮短近一半,更使胰腺癌術后局部復發率降低30%。

  “手術有效”是虞先濬團隊目前正在努力并已經取得一定成績的目標,也是胰腺癌最難跨越的山峰。腫瘤醫院胰腺外科團隊用十年時間將胰腺癌患者術后中位生存期延長40%,下一個三十年,虞先濬希望這個數字能夠再有顯著的突破。


改寫胰腺癌國際指南



上圖:要想讓胰腺癌患者活得長,必須走過“手術安全-手術根治-手術有效”三個階段。


  胰腺癌治療進步的“三步走”,接下來到了最難的“手術有效”。

  此前,臨床上對胰腺癌手術指征的判斷完全依據CT影像顯示的腫瘤大小、血管侵犯的解剖和形態學來決定,缺乏針對腫瘤生物學特性的篩選與甄別。

  用通俗的話來說,不是每個胰腺癌患者都能通過外科手術實現生命的延長,有一部分患者手術后病情依然會迅速惡化。究竟哪些患者會因手術而受益?虞先濬團隊找到了甄別這些患者的標準。

  CA19-9是胰腺癌最常用、最重要的血清腫瘤標志物,虞先濬團隊通過研究發現,“CEA+/CA125+/CA19-9(-)”的“假陰性”患者預后很差,因此他們應該謹慎選擇手術。此外,“CEA+/CA125+/CA19-9≥1000U/mL”的“三陽性”患者,術后很快轉移復發,手術也“不獲益”。

  這些重要的研究成果發表在權威的《外科學年鑒》和《國際癌癥雜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上,不僅成為中國胰腺癌治療的重要經驗,也給國外胰腺癌治療提供了重要的經驗。

  團隊研究發現,美國癌癥聯合委員會(AJCC)最新的第八版胰腺癌分期存在缺陷,無法作為有效的預后預測工具。團隊基于胰腺癌增殖和淋巴轉移特性提出了“上海復旦版胰腺癌分期系統”,解決了上述問題,研究結果再次發表在《外科學年鑒》雜志上。

  對于任何醫生來說,自己的實踐經驗和臨床研究成果被納入國際指南,是專業上最高的肯定和無上榮光。虞先濬團隊如今已經在改寫國際指南上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以往,國際指南認為,胰腺癌不論腫瘤大小,只要發生淋巴轉移,就不再具有手術切除的必要。虞先濬團隊建立了胰腺神經內分泌腫瘤的改良國際分期系統,成果發表在國際著名腫瘤學雜志《臨床腫瘤學》(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上,并已經被國際指南采納應用。

  事實上,“三步走”的第三步已經突破了傳統胰腺外科的定義,胰腺癌的治療進入了綜合治療的階段。2018年,虞先濬牽頭執筆編寫了《胰腺癌綜合診治指南(2018版)》,指南已在全國推廣,英文專家共識在多家海外雜志上進行介紹。

  十歲科室是如何“崛起”的?

  復旦大學腫瘤醫院胰腺外科團隊如此年輕,團隊成員基本都是70后、80后,在世界一流的胰腺外科團隊中間,這個團隊顯得生機勃勃。

  有海外胰腺外科專家到腫瘤醫院觀摩手術,結束后比贊揚來得更早的常常是外國專家想要“挖人”的消息。遇到這種情況虞先濬教授總是趕快向年輕的醫生轉達邀請,然后問一句“去不去?”。此時,無論是團隊帶頭人的虞先濬還是年輕醫生,都把“盛情邀請”當做了國外同行最高等級的贊揚,心里是滿滿的自豪感。

  “胰腺癌惡性程度高、侵襲轉移能力強、對人體影響大?!闭且驗橐认侔﹥措U,在任何國家,胰腺外科醫生都是外科醫生里最受尊重的,也往往擔任大外科主任,負責引領整個外科的發展。要在強手如云的領域做出成績,并不容易。

  2010年隨倪泉興教授從華山醫院到腫瘤醫院“創業”,虞先濬以“最年輕的科主任”身份站在了同行面前。這是機遇,也是壓力。

  3名醫生、7張病床,虞先濬首先要做的是自己帶頭干。長達數年的時間,虞先濬每天早上7點前到醫院,門診、手術、科研、教學……連續十幾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日復一日。醫院和家兩點一線,虞先濬所有的精力都在服務病人和創新手術技術、提高手術效果上。

  治療效果為腫瘤醫院胰腺外科贏得了聲譽,全國各地病人慕名而來。

  胰腺癌非常兇險,但和其他癌種相比患病率不高,中國的發病率為十萬分之七,上海發病率為十萬分之十五。胰腺癌患者基本都集中在技術水平最高的幾家醫院,患者用腳投票,團隊水平高下立現。

  聲譽提高的同時,腫瘤醫院胰腺外科團隊也迅速擴大,現在已經擁有90多名醫生、研究生和科研人員,其中有團隊培養的年輕人,也有從全國各地引進的優秀人才。

  敞開胸懷、誰能干誰上——虞先濬教授說,團隊不怕流動,只要持有一致的價值觀,就會不斷進步。胰腺外科為優秀的醫生創建平臺,讓他們放開手腳干?!芭囵B一名胰腺外科醫生需要10-15年,你們每個人都是寶?!庇菹葹F經常這樣對團隊里的醫生說。

  十年中,虞先濬團隊的“價值觀”一步步強化和統一,形成了自己的治療理念。

  虞先濬教授這些年經常在不同的場合談到“當外科學遇到腫瘤學”這個概念。過去的外科醫生只對“開刀”感興趣,認為去除病灶就是治療的結束。但在胰腺癌這樣一個目前在藥物上沒有太多突破、個體差異大、惡性程度高的疾病上,傳統的外科治療效果多年止步不前。虞先濬教授認為,外科醫生只有嫻熟掌握當前最前沿的腫瘤學觀念和技術,把外科手術和腫瘤治療的其他技術融會貫通、成熟運用,才有可能在胰腺癌的治療上有所突破。

  診療量、診療效果、臨床研究水平、基礎研究水平是衡量一支醫學團隊水平的幾個關鍵因素。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德國海德堡大學附屬醫院這兩家醫院的胰腺外科一直是行業翹楚。而如今,無論是從診療量、診療效果還是基礎研究水平上,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胰腺外科與前兩家已經不相上下,只有在臨床研究上還有差距?!八麄儙缀蹩梢詫⒚恳幻∪俗鳛檠芯康膶ο?,我們因為種種原因,還做不到?!?

  十年的時間,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胰腺外科已躋身世界一流胰腺腫瘤診治中心,贏得國際同行的尊重。


俠骨良醫,直面生命



上圖:最近,虞先濬教授在《人間世》中的一段視頻再次在社交媒體上瘋傳。


  最近,虞先濬教授在《人間世》中的一段視頻再次在社交媒體上瘋傳。拍攝時間已經過去3年,首播也已經過去了2年,但這段真實的記錄仍然被大家津津樂道。

  紀錄片中,虞先濬教授在診室里面對一位來自外地的患者,患者背后圍著他憂心忡忡的家人。虞先濬教授用認真的眼睛看著病人的雙眼,大聲地寬慰著,要病人安心住進醫院接受治療。等患者離開,虞先濬拉住患者女兒,低聲交代著嚴峻的現實,教這個年輕的姑娘怎樣跟父親溝通。

  通過這個片段,大家看到了一個在嚴酷命運面前幫助患者和家人尋找心靈慰藉和平衡的醫生,做這樣的良醫,既要有膽識和魄力,也要有人同此心的共情。

  在腫瘤醫院的胰腺外科,每一個病人走進診室都是一堂真實的醫學倫理課。該如何面對患者和他們的家人?該給患者怎樣的治療方案?這些問題的答案往往超越了醫學的范疇。

  虞先濬教授常常說,外科醫生要感謝的除了老師還有患者,每一位患者都給了醫生寶貴的經驗,一名好醫生并不是一生從不“失敗”,而是把每一次“失敗”和“成功”都變成寶貴的經驗。

  28歲獨自主刀的那位患者去世后,家屬非但沒有責怪虞先濬,還安慰他并表示感謝。家屬的理解和體諒,為好醫生的進階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每天都在與死神交手,特殊的職業讓虞先濬有更多的機會去面對生命拷問。當年開放式手術,虞先濬的手探進去,摸到廣泛轉移的腫瘤,“毛骨悚然”。他說,走下手術臺他想得最多的是“生命不易,值得珍惜”。

  也許正是因為特殊的職業,虞先濬教授對團隊醫生們講得最多的是理想和情懷?!叭藢ξ镔|的需求是有限的,做醫生要有情懷?!?

  如今,虞先濬教授肩上的責任更多、更大。他不僅是胰腺外科主任,上海市胰腺腫瘤研究所所長,復旦大學胰腺腫瘤研究所所長,還是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副院長。在胰腺外科的發展上,虞先濬教授有更遠大的目標。下一個十年,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胰腺外科要做的是“走向國際、引領潮流”?!拔覀円钇脚_、育人才、出成果、創品牌。品牌非常重要,它是有溢出價值的?!保ㄓ浾?黃祺)


鏈接:胰腺癌的相對高危人群


  胰腺癌的發生與一些遺傳情況或不良生活嗜好有密切關系:

  1第一類是有明確家族史的人群;

  2第二類是有不良嗜好的人群,其中吸煙是個很重要的因素,其它還有肥胖、糖尿病,或者是既往有膽胰系統結石、慢性炎癥史的患者。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