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時政 > 正文

這場戰爭,是必然的較量

日期:2019-11-20 【 來源 :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將美軍從鴨綠江畔趕回了三八線以南,極大地增強了中華民族的自信心,實則也極大地鼓舞了亞非拉等地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的信心。
作者|姜浩峰

  

  編者按:“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一曲戰歌音猶在耳,70年前的硝煙卻早已散盡。新中國,已不是當年百廢待興的模樣。


  鮮戰爭爆發后,中國確實面臨著抉擇。但最終,經過深思熟慮,經過鄭重選擇,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出兵朝鮮——抗美援朝。如今回頭去看,這場戰爭,是必然的較量。

1950年10月14日,志愿軍第十五野戰軍第119師第334團過鴨綠江。


冷戰初期半島起了戰火
  
  “當時,我們是騎著馬兒先到羊昌,然后坐車到貴陽花溪……”如今居住在貴陽市烏當區百宜鎮沙壩村爛泥溝的凌金亮老人,仍能回憶起1951年參軍入伍時的情景。凌金亮今年91歲了,隨部隊出征朝鮮時,他還是個23歲的小伙子。拿出珍藏幾十年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復員證書”,凌金亮想起的卻是無法拿到這張證書的戰友們?!皯饒錾?,到處煙霧沉沉的。當時和我一個班的戰友也有犧牲了的。死傷無數,但是沒有時間和條件去單獨掩埋,基本上是挖個大坑全往里埋?!敝灰崞鸩⒓缱鲬鸬膽鹩?,凌金亮總是淚流滿面。
  1953年,《朝鮮停戰協定》簽署以后,凌金亮回到家鄉,在花溪糧管所工作。之后又到爛泥溝生活。生活上,當地政府給予保障,他與家人也是其樂融融。當然,比起改革開放后先富起來的人們,凌金亮的生活似乎有點兒清貧。但他沒有怨言。他將抗美援朝一直稱為“抗戰”?!氨绕鹂箲饹]有回來的戰友,我很滿足?!?凌金亮說。
  凌金亮只是抗美援朝中國人民志愿軍上百萬參戰軍人中的一個個例。從他個人身上,恰能看到新中國成立至今,70年間的變化。經歷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百廢待興。中國人民、新中國的領導人們,最渴望的是有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能夠休養生息、建設國家,早日讓新中國富強起來。恰如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的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共同綱領》中所寫到的,國家要“發展生產、繁榮經濟”。
  然而,就國內和國際局勢來說,中國人民的美好愿望,并不能一朝一夕自動實現。新中國成立之際,國內形勢是這樣的:國民黨殘余勢力還盤踞在大西南,甚至1949年開國大典時,蔣介石還在廣州;蔣介石集團的經濟、軍事主要實力,則聚集到臺灣;東南沿海,則有蔣軍??樟α框}擾大陸;西藏還沒有解放。國際形勢,則是美蘇兩大陣營開始冷戰。在中國人民解放戰爭時期,美蘇各自打著自己的算盤。包括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準備渡江戰役之前,蘇聯和美國都有人主張國共兩黨劃江而治。當時國民黨方面,蔣介石暫時下野,將桂系李宗仁推上“代總統”的位置。李宗仁也主張國共劃江而治。劃江而治,就是搞南北朝,分裂中國。然而,某種程度上,這恰恰符合冷戰雙方兩家“大佬”的戰略布局。但是,毛澤東和他領導的中國共產黨人,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解放軍百萬雄師過大江,保證了新中國總體上是一個統一的國家。此時此刻的朝鮮,成了美蘇冷戰的前沿。當時,朝鮮半島上,北方的金日成和南方的李承晚,都想統一半島。戰爭在所難免。然而,對于美國來說,三八線以南,是其認為的美國的勢力范圍。當1950年6月,朝鮮人民軍勢如破竹攻進漢城,甚至將李承晚軍隊追到海邊的時候,在東京的麥克阿瑟接到了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的命令,組建“聯合國軍”,于朝鮮半島的仁川登陸。
  與中國東北接壤的朝鮮半島上發生的戰爭,從一開始就與中國發生了聯系。美軍尚未從仁川登陸的1950年7月31日,麥克阿瑟從東京飛到了臺北。原本已經接受美國放棄扶植臺灣當局的蔣介石,興奮異常地與“麥帥”兩度深聊。在當時被中國人民稱作“公敵”的蔣介石看來,朝鮮半島的戰爭甚至有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于1950年3月13日在臺北演講時稱“中華民國已經亡國了”的蔣介石,看到了其小朝廷在臺灣茍延殘喘的可能性,甚至叫囂要“反攻復國”。
  對于新中國來說,中國人民解放軍剛完成了解放海南島的渡海作戰,正在摸索更艱巨的跨越臺海作戰的本領??沙r戰爭開始以后,美軍迅速越過三八線北進。麥克阿瑟叫囂:“在歷史上,鴨綠江并不是中朝兩國截然劃分的、不可逾越的障礙?!丙溈税⑸沁@么說的,美軍也是這么做的。如今的遼寧省丹東市振興區三馬路一帶,有一些美軍當年轟炸的痕跡。丹東市民晨光先生說:“丹東這里能看到一些美軍轟炸的痕跡。我覺得,應在三馬路的丁字路口立一個紀念碑,留給后人紀念。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小尿童’銅像僅有一米高,就立在一個窄小的十字路口邊上。它雖小,意義卻很大?!痹诔抗庀壬磥?,美軍轟炸安東,亦即如今的丹東,恰恰證明了——如果當年中國人民志愿軍不去抗美援朝,美軍就有可能從東北進入中國。
  只要關注到麥克阿瑟在仁川登陸之前曾去臺北兩會蔣介石,就可以看出——如果任由美軍轟炸中國東北,蔣介石的軍隊再次出現在東北的可能也不是沒有。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這并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新生的共和國國防安全的真實考量。換句話說,這是一場立國之戰。

沈陽市抗美援朝烈士紀念館。
  

牽動新中國國運的抉擇
  
  在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沈志華看來,新中國本無意介入朝鮮半島的沖突?!敖鹑粘上胍y一朝鮮半島,毛澤東并沒有參與最初的決策?!鄙蛑救A稱,“當戰爭進行到7月底8月初的時候,金日成遇到了巨大的軍事困難,急盼中國出兵參戰。毛澤東當時已經預測到美軍可能在三八線附近登陸,于是給蘇聯和朝鮮同時發了電報,指出朝鮮人民軍的補給線太長,戰爭到了十分危險的時候。幾天后,毛澤東再次電告,戰事發生了新的變化,人民軍應該全線撤退,否則就要落入敵人的陷阱,難以自拔?!笨沙r人民軍恰恰就遇到了美軍仁川登陸,部隊被腰斬。金日成向蘇聯領導人斯大林求助。斯大林給予的答復是:“金日成同志,干革命最需要的就是堅持精神,你們遇到的困難與20年代蘇維埃遭受14個國家武裝干涉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你們要挺住……”
  金日成終于明白——蘇聯并不想直接出兵援助朝鮮。原因很簡單,在美蘇冷戰已經拉開帷幕以后,蘇聯軍隊害怕與美軍直接對抗,害怕將冷戰打成熱戰。沈志華稱,毛澤東在美軍于仁川登陸之前,曾通知金日成——中國可以幫助朝鮮防守三八線。但具體如何幫助,并沒有詳細的計劃——譬如是以類似此前將解放軍中的朝鮮族部隊成建制轉給朝鮮人民軍,還是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名義出兵,或者以志愿軍名義出兵,此時都沒有看到端倪。
  美軍仁川登陸以后,金日成緊急召見中國駐朝大使倪志亮,親筆寫信,請中國出兵援助,并派專人直接送到北京。斯大林也促請中國援助朝鮮?!懊珴蓶|于1950年10月2日凌晨3點,連夜起草了回電斯大林的文稿,內容非常詳細并且特別長,大概有八九頁之多?!鄙蛑救A說,“我們已做好最充分的準備,隨時可以出動三個軍,第二批次還可以出動三個軍的兵力,且部隊可于10月15日集結進發。在回電中,他還提出了一系列的實際困難和問題,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部隊的武器裝備較差,亟須蘇聯給予補充;第二,鑒于中國尚無空軍,中方只能調動陸軍參戰,蘇方必須將空軍組織到位?!彪m然毛澤東的電文思路縝密,條理清晰。但他并沒有馬上向斯大林發出,而是等到天亮后,交由書記處擴大會議討論。
  然而,在擴大會議上,絕大多數人認為出兵朝鮮沒有道理。這些經歷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久經沙場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們,大多感覺——我們沒有戰勝美軍的把握,去了再被打回來,何必!
  沈志華披露,毛澤東看到大家提出了反對意見,就把同意出兵的草稿收了起來。但秘書們對毛的舉動毫不知曉,在歸檔整理文件時,以為是已發出的電報,遂送到檔案館留存備查。于是,在此后出版的《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中,就出現了中國于1950年10月2日決定出兵的信息。而20世紀90年代中期,在俄國發現了一封毛澤東于1950年10月2日發給斯大林的電報,稱中國不能出兵朝鮮。這封電報的發現,改變了史學界一直認為的——1950年10月2日中國決定出兵朝鮮的看法。
  經沈志華研究,最初看到毛澤東起草的電文,多數中央領導同志認為,基于我國面臨著戰后恢復重建的任務,在部隊中存在軍隊武器裝備落后的情況,加之各民主黨派對出兵朝鮮存有異議,中國當時不具備出兵的條件。不過,毛澤東還有一句話:但這還不是最后決定,中共中央還要開會討論。他說的是實話,因為毛澤東本人始終有出兵朝鮮的想法,只不過在當時,他沒有想到其他領導人居然提出了反對意見。在毛澤東的提議下,政治局決定于10月4日、5日,召集由各大軍區負責同志參加的擴大會議,再次討論出兵朝鮮的問題。
  時任西北軍政主任的彭德懷接到通知后,還不知道會議的議題,就立即乘飛機趕赴北京。此時,他還抱了一大堆圖紙,以為中央是同他商量西北大開發的事。由于天氣惡劣,飛機難以正常降落,彭德懷10月4日下午才趕到中南海。推開會議室的門,他才發現氣氛不對:原先政治局開會,大家都是有說有笑,這天卻都低頭沉悶不語。得知會議議題的彭德懷,一直沒發話。晚上,回到下榻處北京飯店后,晚上九點鐘左右,鄧小平來看他,提到第二天毛主席要在豐澤園見他。這一夜,彭德懷輾轉難眠,反復思考。他甚至想,如果毛主席點將,自己該不該帶兵入朝?
  “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這是1935年紅軍長征到陜北吳起鎮時,毛澤東看到彭德懷得勝歸來后為之寫下的詩。時隔15年以后,彭德懷仍是那個橫刀立馬的彭大將軍!10月5日上午,在豐澤園,毛澤東問彭德懷:“老彭,你說該不該出兵?”思考了一夜的彭德懷脫口而出“主席,如果蘇聯完全撒手不管,咱們就不出兵;如果蘇聯是半撒手,能幫一把,那中蘇聯合起來跟美國人還有一拼?!?/span>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泵珴蓶|說。
  10月5日,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出兵朝鮮的決議,以“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名義出兵。毫不夸張地說,這是一個牽動新中國國運的抉擇。新中國建國伊始,盡管在外交上一邊倒地站在蘇聯陣營這一邊。然而,斯大林一度是對毛澤東有看法的,認為他是一位如同鐵托甚至蔣介石一樣的“民族主義者”?!懊珴蓶|認為自己也是世界革命的領袖,是真正的共產黨人,最不想戴上‘民族主義者’的帽子。因此,毛澤東曾說過這么一句話,打敗也得打?!鄙蛑救A說。無論如何,就當時的情況看,中共離開蘇聯的支持,沒有中蘇同盟條約的保證,管理一個偌大的國家,確實存在不少的困難。而當中國出兵朝鮮以后,蘇聯不僅加大了對新中國的援助,還傾力提供專家。中國也因為抗美援朝這一契機,得以迅速提升了海陸空三軍的現代化水平。特別是空軍,迅速成長為世界一流空軍。
  在如今的遼寧省丹東市振興區山上街7號,抗美援朝紀念館里,保存著一張長20.5厘米、寬10.7厘米的志愿軍空軍飛行員證。文字為印刷體和手寫結合。發證機關為“中朝人民空軍聯合司令部”。持證人是張積慧。當年的他,從一位年輕的毫無作戰經驗的空軍飛行員,經歷抗美援朝戰爭,擊落美國空軍第四聯隊“最了不起的噴氣機王牌駕駛員”喬治·戴維斯,打破了美國空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邱少云、孫占元、楊連弟、楊育才、胡修道、羅盛教,包括空軍的王海、劉玉堤、張積慧、趙寶桐等等,這些抗美援朝戰爭中涌現出的中國英雄,正是一個民族浴火重生,經歷戰火的鍛煉而終于重新屹立于世界的明證。
  在抗日戰爭之前,中國并不是一個獨立的統一的近代化的民族國家。經歷了抗日戰爭,特別是全民抗戰終于勝利,使得中國人積累了一定的民族自信心,一個近代化的民族國家初露端倪。然而,由于國民政府從上到下的徹頭徹尾的腐敗,使得二戰的戰勝國,亦是聯合國的創始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國,幾乎繼續要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泥塘”里翻滾。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則于抗戰勝利之后迎來了高潮,最終推翻了“三座大山”。而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將美軍從鴨綠江畔趕回了三八線以南,極大地增強了中華民族的自信心,實則也極大地鼓舞了亞非拉等地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的信心。恰如彭德懷所說:“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