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時政 > 正文

垃圾分類與控煙, 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試驗田

日期:2020-01-1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目前上海相關政府部門已經注意到垃圾回收體系“碎片化”的問題,正在研究選擇某些郊區開展區一級層面的統一頂層制度設計試點。
作者|王 煜


  兩個多月前舉辦的第二屆進博會上,兩類新增的“小葉子”引人關注:倡導“新時尚”的垃圾分類志愿者以及守衛健康的控煙志愿者。進博會不僅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也被認為是上海營商環境的集中展示。

  上海在垃圾分類和控煙精細化治理探索,助力城市環境的改善,成為全國的表率。


“新時尚”推行效果超出預期


  “你是什么垃圾?”《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半年多過去,來自志愿者阿姨的這句“靈魂拷問”已經不再只是段子里的話語,而成了越來越多上海居民生活中的習慣思考。

  2019年以來,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取得積極成效,好于預期:全市1.2萬余個居住區達標率已由2018年年底的15%提升到目前的90%。2019年11月召開的上海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上,上海市《關于本市推進生活垃圾全程分類管理情況的報告》和相關專項監督調研報告給出了以上數據。

  上述報告還顯示:至2019年10月底,上海市全市可回收物回收量較2018年10月增長4.6倍,濕垃圾分出量增長1倍,干垃圾處置量減少33%,有害垃圾分出量較2018年日均增長9倍多。

  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教授在接受《新民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考察垃圾分類做得如何,首先需要明確評價標準。上海目前所處的第一階段工作,主要的評價指標就是垃圾的分類率和居民的知曉率。從前述數據看來,這兩個指標都是超出預期的。

  他說,知曉率的達成非常關鍵,因為只有讓人們知道和理解后,才可能讓他們去行動。本次政府方面和各機構媒體對此的宣傳不遺余力,并且效果顯著;另外,在一些垃圾分類的細節操作的傳播告知工作中,最初政府還擔心居民難以理解,但后來發現,自媒體以及網友自發編撰的許多趣味段子廣為傳播,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柏i能不能吃”“喝不完的奶茶怎么扔”“小龍蝦分類太難了”全網圍觀“上海人有沒有被逼瘋” ……人們在哈哈一笑的同時也不知不覺地記住了垃圾分類的要領,這確實是當前時代下開展這項工作的優勢。

  垃圾分類是一項長期的工作,還有一些現實難題需要解決。

  按照《上海市生活垃圾全程分類體系建設行動計劃》中的表述,上海16個區有一個“三步走”的規劃:2018年、2019年分別實現6個區的整區域推進;2020年落實最后4個區的工作,完成全市整區域的推進。今年,各區的工作不僅要完成增量,還要鞏固存量?!皬默F在的達標率來看,剩下這10%的未達標部分,推進難度可能是最大的。已達標的90%里面可能還有一些意志不太堅定的‘搖擺派’,如果那10%的工作做得不好,本來支持垃圾分類工作的這部分人可能會被影響而放棄?!倍艢g政提醒說。


創新方式解決居民“抱怨點”


  在居民看來,申城的垃圾分類工作還存在什么難點?2019年年底,上海市文明辦、上海市志愿者協會、上海社科院社會學所開展了一項面向全市注冊志愿者和市民的問卷調查,受訪者認為排在前三位的困難分別是“垃圾分類標準太過復雜”“垃圾分類設施不夠完善”和“居民意識薄弱”,選擇比例為50.7%、50.5%和48.5%。

  記者觀察發現,一些居民對于“限定時間和地點投放垃圾”的抱怨,可謂是這三大困難的集中體現。對此反應最為強烈的有兩類人群:經常加班的年輕白領,小區規定的垃圾投放時間基本與他們在家的時間“完美錯開”;高檔小區的一些業主,認為自己已經繳納了高額的物業費,定時定點投放垃圾的工作應該由物業來協助承擔。

  針對這樣的現實問題,杜歡政認為:垃圾分類不僅是為了經濟目的,同時也為了提升國民的環保理念和整體素養,因此每個人都應該承擔這份責任,不該將它推給他人。當然,居民提出的分類標準太復雜、“996”人群趕不上投放時間這些困難,我們也該想辦法去解決。他提出:杭州的“虎哥”模式,或許可以提供一些借鑒。

  “虎哥”是在杭州余杭區開展垃圾分類回收的一家民營企業。它只要求居民在家中進行“兩分法”,也就是把濕垃圾和其他的垃圾分開;濕垃圾由居民后續自行投放到小區的垃圾桶,而其他部分由居民在手機App上下單,回收員小哥會上門來收取,按0.8元每公斤的價格打入居民的“環保金”賬戶中。對于居民來說,這樣的辦法簡單易行,而且免去了“定時定點”帶來的煩惱,他們樂意遵守。

  “虎哥”將回收到的垃圾集中后,安排專業人員進行比“四分法”更為細致的分類。例如,可回收的玻璃、塑料都要按種類再細分,之后直接運送到對應的下游企業進行再生處理。再如,有害垃圾按廢熒光燈管、電池、過期藥品、殺蟲劑罐、硒鼓墨盒等7種分揀出來后再委托給有資質的企業處理,將環境負擔降到最低。

  自建回收人員和物流、站場等體系,“虎哥”的投入巨大。余杭區政府自2018年開始以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為其提供補貼,并對其進行考核。數據顯示,“虎哥”模式推行一年后,已使余杭24.5萬戶居民養成了垃圾分類的習慣。2018年,余杭區焚燒和填埋的生活垃圾總量為92.39萬噸,增量從過去三年的10%左右下降到了2.71%,首次達到了杭州的垃圾控量指標。

  杜歡政表示,垃圾分類的最終目的是實現垃圾的減量和資源化利用。目前,上海是各個街道、各個居委在自行摸索本地區的模式,好處是可以因地制宜,充分發揮基層的能動性和創造力;但這樣做帶來的問題是回收體系比較散,難以形成規?;赏茝V的統一模式,而回收體系必須要達到一定的規模才能產生經濟效應,才能讓企業有積極性投身其中,而不是依賴政府的補貼。

  他指出,以上海的實際情況而言,在區一級建立統一的垃圾分類回收體系比較合適。他透露,目前上海相關政府部門已經注意到垃圾回收體系“碎片化”的問題,正在研究選擇某些郊區開展區一級層面的統一頂層制度設計試點。因為在郊區,既包含農業、工業和生活場景,同時具備新建硬件的物理空間,可以讓垃圾分類回收體系在同一區域內形成完整的閉環。這樣的頂層設計完善之后,上海的垃圾分類將進一步為全國做出表率。


控煙目標,上海高于全國 


  “健康上?!北厝皇恰盁o煙上?!?,這是越來越多人的共識。

  按照2019年8月國家頒布的《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制定的目標,到2022年和2030年,全國15歲以上人群吸煙率分別要低于24.5%和20%。2019年5月底,上海發布的最新成人煙草流行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上海15歲及以上成人現在吸煙率為19.9%,較2017年20.2%下降0.3個百分點,這是上海成人吸煙率指標首次降至20%以內,在全國處于領先水平。

  在控煙這個健康促進的關鍵領域,上海給自己設定了比全國平均更高的要求?!督】瞪虾P袆樱?019-2030年)》提出,到2022年和2030年,上海的成人吸煙率要分別低于20%和18%。

  北京市義派律師事務所連續4年對全國已實行全面無煙法規的“無煙城市”的控煙執法情況申請政府信息公開,并進行分析。2018年,他們向全國24個“無煙城市”提出信息公開申請,申請內容包括法律法規、禁煙標識、控煙執法宣傳信息、戒煙服務信息、控煙執法數據、控煙執法公眾參與情況等。根據獲得的反饋,全國控煙界的權威專家分析評測后得出的綜合排名中,上海獲得了第一。

  對此,上海市健康促進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上海市衛健委健康促進處處長王彤對《新民周刊》記者表示:上海在2019年控煙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就的基礎上,正在歸納經驗、模式,探索如何在2020年做得更好。他提出,上??責煂⒃凇傲鶄€一”的領域發力,其中非常關鍵的就是“一個機制”,即形成多部門聯動、社會共治的機制?!敖】瞪虾P袆咏^不是醫療衛生部門單打獨斗,也絕不是政府部門‘包打天下’,而需要凝聚全社會的共識和力量,形成健康上海的最大公約數?!?


社會共治,實現“健康上?!敝匾徊?/strong>


  在控煙的社會共治領域,2019年由公益組織上海拓新健康促進中心推行的“一體化戒煙服務項目”,是個有效的嘗試。這是一個基于工作場所的控煙和肺癌防治的長期項目,包括線上互助、線下活動、專家解惑、肺癌篩查、大病保險等多個維度,通過企業管理層帶動員工積極參與。

  《新民周刊》記者看到,該項目通過企業的管理人員倡議發動,讓有意愿主動戒煙的員工加入互助小組微信群。在群里,工作人員每天會選發有關控煙的各種科學信息,并且鼓勵小組成員在群里為自己不吸煙的行動打卡。打卡天數積累到一定標準,戒煙者將獲得項目組提供的獎品以及獎狀等。

  每一個互助群里,都常駐有一名呼吸科醫生與一名心理科醫生,隨時為成員解答在戒煙過程中遇到的身體和心理上的疑惑。

  上海市普陀區中心醫院呼吸與危重癥科主治醫師、“戒煙服務規范化培訓”核心專家師資成員史兆雯就是常駐醫生的一員。她說,愿意看戒煙門診的吸煙者畢竟是少數;走進門診的那些人,或是已經查出一些身體問題,或是在家人的勸導下過來,本身的戒煙意愿并不充足?!敖錈熁ブ〗M這樣的組織形式完全基于戒煙者本身的意愿,有助于提高戒煙者的參與度和成功率。只靠自己意志戒煙的成功率非常低,每多一項戒煙支持,成功率就會相應提高?!?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的醫生呂雪嬋也是互助小組里的常駐醫生。她說,戒煙小組里除了有呼吸科的戒煙門診醫生,還邀請她這樣的精神科醫生加入,這其實并不多見。但在臨床上,這樣的聯合相當有必要,因為煙癮在很大程度上還是一個心理領域的問題。

  截至目前,“一體化戒煙服務項目”已經組織了14個線上互助小組,參與人數超過500人。下一步,項目將與企業和醫院合作,為1000名戒煙者提供免費的肺癌篩查服務。這項服務不僅涵蓋檢查,還包括專家對參與者的健康狀況提供分析和建議。

  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副會長姜垣教授表示:“一體化戒煙服務項目”從社會中堅力量的職業人群出發,發揮企業這個平臺的關鍵作用,由企業鼓勵和發動員工參與,社會各界提供技術支持,社會組織發揮公益力量回饋企業和專家,促成了一個多方獲益、長期發展的良性循環。這是上海在全國范圍做的又一次創新嘗試。

  “無煙上?!北仨氂蟹ㄒ幍谋q{護航。王彤表示,上海的控煙條例還需要不斷完善,以應對現實中出現的新情況。對電子煙的管控,無疑是2019年控煙領域的熱點話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部委發布互聯網電子煙禁售令,國家衛健委也表態將制定全國性法規以管控電子煙。地方層面,杭州、深圳等城市已經通過修法的形式,明確將電子煙納入當地控煙條例,北京等地也在考慮同樣的行動。

  王彤透露,目前上海市衛健委已經向上海市人大提出建議,希望從控煙條例的層面,將電子煙納入公共場所控煙的范圍。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