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正文

荷月里的荷誕日

日期:2021-06-1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蓮荷絕非只有觀賞性,相反它是一種重要的經濟作物。
撰稿|孟 暉


  按照古代傳統上層社會的生活習慣,一旦季節變化,寢室與起居室也要相應更換。每當盛夏之時,講究選擇臨水軒堂,或者矗立湖池當中的亭閣,作為應季的燕居之處,就如宋代詞人蔡伸在一首《卜算子》詞中所展示:小閣枕清流,一霎蓮塘雨。風遞幽香入檻來,枕簟全無暑。

  與今日為了隔熱盡量將房間封閉不同,古時尋求的是散熱通風,因此,消夏水亭的四面門窗一律拆卸下來,形成完全開敞的狀態。但是在亭檐下會垂掛一圈竹簾,既圍護起亭內的私密空間,又能抵擋日曬,于是,清風攜帶著荷花與碧葉特有的香氣,從四向一起襲入簾隙。隔著簾影,滿池的蓮荷綻妍搖碧,荷葉間且有鴛鴦、彩鴨容與清波,池周圍也是花木蔥蘢,竹柳相繼。

  在往昔,蓮荷絕非只有觀賞性,相反它是一種重要的經濟作物,從根莖到花須都有食用、藥用乃至實用功能:藕與蓮子是美味;荷葉在飲食中功能多樣,另外,肉店還會用它包生肉,小販也用它包零食;夏日專用美酒“蓮花白”必須靠蓮花瓣來釀造,同時花瓣還可以蒸餾香露,風干后在冬季治凍瘡,甚至花須都可以油炸成清口小吃,蓮心泡茶則助人清熱去火……因此,無論南北,一望無際的荷花蕩,一如稻田、麥田一樣,曾是傳統中國處處皆有的風景。明代著名散文家袁宏道寫有一篇《荷葉山房消夏記》,展示古人如何享受荷花蕩的美妙。

  作者的族叔有一方十畝面積的湖池,池中荷葉茂盛,而且非常高大,荷梗能夠出水幾丈高,一到夏天,滿池白蓮盛開。袁中道無疑是個策劃大師,同時還很實干,他帶領眾位族弟一起上陣,在水面上建立了一個臨時的消夏基地。在他的指導下,每一位兄弟都監督奴仆架設一座浮橋,這些橋連在一起,便形成了一個輕巧的水上平臺。袁家兄弟便在這座平臺上一起搞家族雅集,打發漫長的夏日。奇妙的是,他們是坐臥在高過人頭的荷葉與荷花之下,也就是說,亭亭荷葉在他們的頭頂之上形成一片碧翠的天然頂棚,同時,朵朵白蓮花也在高處綻放。一眾富家公子便隱身在蓮荷的叢林之內,避開日曬與暑氣,以美食美酒、吟詩彈琴相娛。因為實在舒服,所以直到入夜之后大家仍然留戀不去,此際,無數蓮花靜悄悄盛放,荷叢的密林間香氣愈加熾烈,讓袁宏道不由感嘆“殆非人境”——簡直不像是處身在世間!

  實際上,西湖、南湖這樣的公共水域,如果地方官以及鄉紳富有公益精神,也都會著意在湖中廣植蓮荷,因此,夏日劃船到水上賞荷,便成了一種流行的消暑方式,繼而發展為一項重要民俗。由此,到明清時代,江南地區甚至出現了一個無比美好的新節日,每年陰歷的六月二十四日被定為“荷花生日”,雅稱“荷誕日”,這一天,男女老幼都要乘船觀賞蓮花,同時借著碧波清風納涼。陰歷六月是荷花最盛的時節,同時蓮蓬結實,菱藕上市,這個月份便獲得了“荷月”的美名。

  據金寄水、周沙塵所著《王府生活實錄》一書記載,清代乾隆初年,信郡王福晉(金寄水的六世祖母)雅好詞章,從南方請來一位女畫家“冷吟居士”,這位女畫家把蘇州人過荷花生日的風俗介紹給福晉,于是北京的睿王府也引進了這一節日。睿王府內雖無荷塘,但在荷誕日的當天,各個殿堂門外都要擺設紅白蓮花一盆,室內的花瓶中也要插上蓮花與蓮葉。這一天所用的餐具均為特制,無一不具蓮荷造型,肴饌也全部扣合主題,如荷葉雞、蓮子羹、蓮子糕、荷葉粥等等。

  為了對付酷熱天氣,發明出一個荷花生日,用蓮花與荷葉的清氣來鎮涼心境,先人在美化生活方面真是自成套路。(撰稿 孟暉)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