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正文

玩具還是老的好

日期:2021-06-1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你倒說說,現今孩子的玩具哪一個還能玩得瓜眾圍觀的?
撰稿|胡展奮


  我常憐憫地打量著孫囡“團團”的玩具,高高的一大摞,就一字,傻。

  事實上她總是很快地厭倦。我不覺得是我孫囡的問題。真正的玩具,應該能夠誘發孩子的想象力,激發孩子的創造力,開發孩子的動手力,比如我們小時的風箏,利用風向而放高、走低,縱遠、側拉可都是玩耍的變量,我們不但有自主力,還鍛煉了“看風使舵”的本領;又如“叉鈴”,“雙鈴”,“單鈴”,會玩的,往往耍得轟轟隆隆,花樣百出而瓜眾圍觀,你倒說說,現今孩子的玩具哪一個還能玩得瓜眾圍觀的?

  但可憐的“團團”們,他們的玩具看似“聲光電”十足,色彩、機關、聲響都搶眼,可就是讓人一眼看到底的塑料“噱頭”、絨布“壽頭”,外加電池“刀頭”,開發商幾乎不動腦筋,全是熱播電視劇的衍生產品,奧特曼就是動漫劇《奧特曼》的圖解,“章魚堡”就是《海底小縱隊》的道具,芭比娃娃就是“公主劇”的傀儡……類似的克隆舉不勝舉,根本談不上“開發”,而兒時的記憶中,我們的游戲真可謂精彩紛呈:頂銅、打彈子、滾鐵圈、跳繩子、踢毽子、造房子、刮香煙牌子、摜結子(扔沙袋翻麻將牌)、抽賤骨頭、踩高蹺、騎竹馬、蕩門框、手影戲、摔響碗、堆黃沙、打菱角、套藤圈、滾雪球、摜紙炮、鋼絲槍、紙水槍、“飛刀華”、飛鐵片、釘橄欖核、彈彈皮弓、彈洋火棒、跳橡皮筋、集香煙殼、集火柴盒貼畫、刻花樣、自制萬花筒潛望鏡、自制西洋鏡、養蠶寶寶、養洋蟲、敲金魚缸、打水漂、挑游戲棒、挑繃繃……

  其中“打彈子”最娛樂人、鍛煉人,一粒粒玻璃彈子用拇指絞合其他手指的配合,箭一樣射出去,規則是,打中對方彈子,其彈子即歸己所有,極富博弈性,可單打獨斗,也可分隊群毆,有“泥地戰法”和“硬地戰法”(比如水泥地與柏油馬路),更有復雜地形比如“彈街路”的戰法,手法多彩,有“別”“吊”“咪”“淌”和反彈等,可一擊而中,也可迂回而中,把桌球的技法都搬了過來,但更講究手勁中的剛勁柔勁與軟硬勁、巧勁,精彩時從早晨打到天黑,渾身是泥猴,而圍者如堵,喝彩聲惋惜聲,唏噓的叫罵的詛咒的聲震弄堂。

  還有“頂銅”,弄堂旮旯的廢品站專門收購廢銅,紫銅最貴,白銅次之,再次的是黃銅,青銅很少見的。小孩聚在一起,常常會把家里的碎銅廢銅拿出來,找一塊方磚或地上畫個方塊,“石頭剪刀布”之后,輸的一方先把手里的銅件放上去,給對手“頂”。這就有隱含著某種叢林法則:誰的銅塊大,形狀穩扎往往就能決定勝負。

  當然技巧更重要,如同打“斯諾克”,選擇哪個角度“頂”銅呢,是“削薄片”——“擦”其邊角,讓它受力滑出方塊,還是“打翹腳”——“頂”其棱角,讓它失衡而“跳出去”,或者正面硬敲——利用身坯大,以重力將其震出去,輸者贏者都如癡如醉,贏來的銅塊當然就去了廢品站換錢買糖。

  最重要的是,能力得到了鍛煉。而“團團”們的玩具只是從線上轉到線下而已,木偶一個。

  那天我突然從“拼多多”上發現了一批三十年前樣式的鐵皮老玩具,涂著綠漆,鐵皮老鼠鐵皮公雞鐵皮青蛙,三者相加一共才9.28元,發條一上,噗噗噗亂跳,嗤嗤嗤亂竄,小孫囡卻一見就愛不釋手,嗷嗷直叫,追著,笑著,那些高大上的玩具從來沒讓她這么興奮過。

  不是一直說“器唯求新”的嘛。玩具怎么就是老的好呢?(撰稿 胡展奮)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无码